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鏡頭分析

編輯: 中藝藝考發表于2020-03-23 13:58 閱讀量:

摘要之前《我在故宮修文物》的分析文章中,分析了聲音、畫面,這一篇當中,我們著重分析鏡頭語言。編導藝考培訓提醒大家,在分析過程中,你會發現觀看時,有些小小的細節,被你們...
藝考培訓學校
之前《我在故宮修文物》的分析文章中,分析了聲音、畫面,這一篇當中,我們著重分析鏡頭語言。編導藝考培訓提醒大家,在分析過程中,你會發現觀看時,有些小小的細節,被你們忽略了。卻成了分析的重要一點。
 
 
  法國電影理論學家馬塞爾說:“鏡頭是電影語言的基本元素,它是電影的原材料,它既是一臺機器自動運轉、客觀重現畫面的結果,同時也是編導和導演意圖的重要體現。”鏡頭是視聽語言的重要組成部分,而《我在故官修文物》這部紀錄片的鏡頭語言具有其自身的特色。
 
  一、鏡頭變化節奏明快
 
  《我在故官修文物》的鏡頭語言富于變化,有很強的節奏感。這部紀錄片主要運用特寫鏡頭和近景鏡頭,長鏡頭和短鏡頭穿插變換,形成了強烈的視覺沖擊力和明顯的節奏感。這部紀錄片通過不斷切換一系列的短鏡頭,使傳播內容更加豐富,達到吸引觀眾注意力的目的。
 
  《我在故官修文物》以特寫鏡頭和近景鏡頭為主,不僅向觀眾近距離展示了文物的細節,也細致表現了文物修復工作的過程,具有很強的視覺沖擊力。
 
  《我在故官修文物》將運動鏡頭和靜止鏡頭相結合,各種鏡頭穿插變換,使得這部紀錄片的鏡頭語言避免了冗長感,更加輕松生動。如在第三集中修復一幅貼在門扇上面的清朝大臣的畫時,一連串富有節奏感的鏡頭向我們展示了古書畫修復的步驟,特別是運用了大量的近景、特寫鏡頭來展示最核心的洗、揭、補、全的步驟,讓我們近距離看到書畫修復組的文物修復師如何耐心又細致地一步步修復一張破損的古書畫,同時也了解到這些修復方法背后的原理。
 
  二、鏡頭表達真實客觀
 
  《我在故官修文物》這部紀錄片運用大量的客觀鏡頭,從旁觀者的角度給觀眾帶來很好的真實感??陀^鏡頭又稱中立鏡頭,是電視節目中最為常見的一種拍攝角度。
 
  《我在故官修文物》通過客觀鏡頭的大量使用,以旁觀者的角度向觀眾展示各類文物的修復過程和文物修復師的故事,為觀眾帶來了身臨其境的真實感。我們跟隨著這些客觀的鏡頭,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觀看著故官文物修復師們的工作與生活,憂愁與歡樂。
 
  如在第一集中,我們通過鏡頭看著官廷鐘表修復師王津反反復復、認真耐心地將銅鍍金鄉村音樂水法鐘從破損嚴重修復到恢復走時功能和演藝功能。我們與王津一起欣賞修復完成的銅鍍金鄉村音樂水法鐘在曼妙的音樂聲中光輝奪目、流光溢彩的表演,看著王津向徒弟斤浩南傳授文物修復技藝,在出差的過程中接觸鐘表圈中與他不太相同的世界,與王津一起在故官鐘表館欣賞他修復的熠熠生輝的故官鐘表,聆聽著這位官廷鐘表修復師對鐘表、對自己的職業、對于自己人生的感悟和慨嘆。
 
  我們仿若置身于官廷鐘表修復師的生活中,和他們一起工作生活,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感受到他們對文物修復工作的熱愛和執著,體會到他們對職業生涯的眷戀不舍和對技藝傳承的重視,深刻理解了他們身上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工匠精神。
 
  原文作者:趙言、羅艷
 
  以上就是《我在故宮修文物》鏡頭分析,中藝藝考希望大家能夠秉承初心,學習其中的精華所在。
2020年招生 在線報名

本站覆蓋全國各省市藝考學生,如有意向學習傳媒藝考,請自愿填寫下表,我們的北電、中戲、中傳老師會為你免費測評,專業的角度以規劃學習方向,即刻報名,圓名校夢!

《隱私保障》
0

推薦閱讀

大師課堂

最新文章

熱點資訊